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鸿鹄:14第 14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鸿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史清是个倒霉的,之前还能跟着钱老夫子念书,后来钱老夫子直接跟去了史鼎府上,史清总不能天天跑到史鼎家里去,史鼐那边直接跟方夫人说了一句,方夫人不得不咬着牙,请了个老秀才回来给史清做先生。

    史湘云跟史湘雪自然是同样处理,女孩子家要知道多少学问做什么,在方夫人看来,学个《女四书》也就差不多了,关键还是要在女红针凿上做文章,方夫人为了省钱,干脆让那个老秀才上午教史清,下午教两个女孩子,反正那个老秀才都五六十的人了,也没什么男女大防的讲究。

上午的时候,史湘云和史湘雪就要跟着嬷嬷学着做针线。

    史湘云才多大的人,对针线哪有什么兴趣,她倒是挺喜欢念书的,不是什么女四书,而是那些诗词歌赋,好在这些书史泽都有,史泽自己从来不看,史湘雪又是个沉闷的子,这些书自然都归了史湘云,史泽以前偷偷藏的一些诸如《会真记》、《牡丹亭》之类的在这个年代对于小孩子来说算得上是□的书也被史湘云接手了。

史湘云虽说是似懂非懂,不过,这年头的孩子也早熟,史湘云去过几次贾家,贾宝玉是个天温柔体贴的,对于史湘云这个表妹那叫一个殷勤,加上贾家那边几个人暗地里面也会说些暧昧的话,将她跟贾宝玉联系在一起,史湘云一丁点大的人,已经对贾宝玉产生了一些懵懂的感情。

在贾家她是客人,很多用度比起贾家现有的两个姑娘迎春和探春还有强出不少,相比较于方夫人的俭省,就对比出来了。

如今再看看无忧无虑的史湘雯和史湘霓,同样是嫡女,还是姐妹,史湘云心中难免生出一个不平甚至是嫉妒来,言语间也颇有表露,史湘霓子有些疏,史湘雯却感觉了出来,心里对史湘云便有了几分不满,只是因为史湘云是客人,嘴上不好说出来罢了,打算回头就跟秦夫人说。

        史鼎接下来有什么事也不瞒着史鸿了,甚至一些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回来之后还会跟史鸿说,让他分析,史鸿上辈子顶多通过各种案例分析宏观经济发展,不过倒是喜欢看各种历史以及官场小说,纸上谈兵的能耐还是有的,加上史鼎在一边提点,还有对于红楼中的一些剧情背景的浅薄了解,很多事情往往能说个□不离十,叫史鼎惊喜万分,深觉自己这个儿子天生是个当官的料子。

    腊月中下旬的时候,朝中便已经有了过年的气氛,各个部门将一年的事务进行总结存档,有什么不痛快的事情,也不会放到这个时候讲,朝中御史也消停了许多,等到衙门封了印,内阁的一干阁臣又得了圣上赏赐的一些贡茶贡酒之类的东西,这下除非有天大的事情,在这个假期里面,大家都可以放松了。

    年底这个时候也是各家各户名正言顺往来的时候,这年头,就算送礼,也得讲究个三节两寿呢,过年可是大节日,学生要拜访老师,下官要拜访上官,外官要拜访京官,原本就有交情的更是要继续联络感情,别搞得一段时间没见,感情就生疏了。

    史家如今最忙的莫过于秦夫人,这是出孝后的第一个新年,各家的年礼都要准备妥当,虽说有往年的礼单作为参考,不过,终究也得有些变化,该添的添,该减的减,还得参考人家家里的具体情况,便是送一扇屏风,也得看花色合不合时宜呢!    史家这些日子经济状况有了很大的好转,秦夫人终究保守了一些,按照这个时代的人的想法,赚到钱就应该置地,土地才是最保值的,反正以他们家的爵位,再多的地,也不用纳税。

秦夫人是个聪明的,只在万年县外面买了一个规模并不算大的田庄,而且里面只有小半是良田,不少是坡地,至于别的,就在江浙一带,甚至是更南面购买。

一来是长安附近的良田不好买,也贵,一般的人家都不会出手卖地,二来也是怕招人注意,毕竟财不露白,不如零散一些。

虽说那样收租什么的比较麻烦,可是麻烦的也是下人,跟她可没多大关系,这样也能安排更多的家生子,免得一个个没有差事,只好拿着主家的事情当做八卦到处嚼舌,惹人发笑。

    因为手里有了余钱,秦夫人也就不必打肿脸充胖子,拟起礼单也更是游刃有余来。

    钱老夫子也给史鸿放了假,史鸿回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己的姐姐还有妹妹以及史湘云坐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话。

    史湘云是秦夫人接过来的,之前史湘雪出了水痘,担心小孩子容易传染,便将史湘云暂时送到这里来,本来贾家是想要来接的,只是之前元春进的事情,史鼎跟史鼐兄弟两个对贾家有些成见,因此并未同意。

    史湘云比史湘霓还小两岁,不过已经学着打络子了,虽说这会儿手艺还不行,不过相比较与她的年龄来说,已经是不差了。

    史湘雯如今年纪已经不小,这两年就在寻着合适的对象结亲,秦夫人已经开始带着她管家,虽说在后世不过是个小学还没毕业的小女孩,但是说话行事已经挺有章程,这会儿很有主人和大姐姐风范地招呼着丫鬟上茶上点心,又拿出自己做的一些针线来跟两个妹妹讨论花样。

    史湘霓在家是最小的,因而家里人对她都颇为娇宠,她对针线兴趣不大,秦夫人也不强逼着她,反正在他们这样的人家,女孩子会绣个帕子,做个荷包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别的事情,不还有针线上人做吗,要不,养着针线房做什么。

    史湘云对这两个堂姐极为羡慕,她觉得蜜爱腐妻sodu在三叔家里是半点也不自在,史湘雪比她大一点,因为是庶女,嫡母也不算重视,因此子颇有些沉闷。

相比较与史鼎家里的日子蒸蒸日上,史鼐家里的日子就显得有些困窘了。

    相比较于因为在内阁当差,每年光是冰敬炭敬就有近万两的史鼎而言,作为武官,在这个天下承平的年代,捞外快的机会实在不会很多,史鼐也不能倒卖军械什么的,毕竟,他不是底下的那些小官小吏,为了这点钱将前程押下去实在不值当。

但是,史鼐花钱的地方却很多,毕竟,作为一个在京城也数得上的官员,还是侯爵之尊,该有的排场是要有的,幕僚是要养的,几个通房姨娘如今容貌不再,后院也不能太空虚了,再加上一些人际往来的应酬,哪样不花钱了!方夫人省谁的,也不能省自家老爷的,老爷的体面就代表了侯府的体面。

    秦夫人之前因为管家的事情还有分家的事情跟三房怄气还怄不过来呢,赚钱的买卖她半点也没想到跟三房分享,反倒是陆陆续续拿了点干股在生意所在地的官府打点了一番,保证以后生意兴隆。

    方夫人这边却比较苦逼,老爷也花钱,儿子要花钱,她自己出门交际,自然不能穿着旧衣,带着不时兴的首饰,相比较于守孝的时候,花钱的地方多了,可是,赚钱的地方却少了,开不了源,那就只能节流了。

    史泽如今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史鼐有国子监监生的名额,直接就给了史泽,虽说未必能念多少书,但是国子监那边,因为蒙家族长辈荫庇,在那边念书的勋贵子弟很是不少,史泽过去也是为了拓展人际关系,混个资历出来,将来虽说科举上没什么名堂,但是史泽是家里唯一的嫡子,势必会袭爵的,科举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红楼之鸿鹄》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hlzhg.htm
上一章        红楼之鸿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