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鸿鹄:16第 16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鸿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祭过了祖,自然就是各回各家,因为史家的规矩,祭祖是不容女子参与的,因此,史家的女眷都在外面等候,看到族人们迈步出来,秦夫人本想挽留三房的人留下来吃点茶,却被婉言拒绝了,毕竟,家里面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呢!    忠靖侯府的主子们回府过节,祖祠这边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有下人来办。

        秦夫人是何等老辣的人,便是史湘雯都看得出来史湘云的那点小心思,秦夫人自然也不例外。

秦夫人对史湘云也不过是面子上的情分,毕竟,人都是处出来的,史湘云快周岁了,史鼎他们一家子才从江南回京,接下来又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史湘云跟秦夫人见面的次数真心不是很多,毕竟,那点小孩子,你也不能要求她天天给两个婶子请安不是,尤其,这个侄女还不是放在秦夫人名下呢!    秦夫人带着水獭皮的嵌珠勒子,坐在炕沿上,一边给史鼎端上了一盏燕窝**丝汤,嘴里说道:老爷,我瞧着,湘云那丫头也不小了,她毕竟是长房嫡女,大哥大嫂不在了,咱们也得上上心呢!    史鼎喝了两口汤,听秦夫人这么一说,愣了一下:那丫头不才六岁吗?他没说的是,这不是老三家里管吗?    秦夫人轻叹了一声:老爷,不是我说弟妹的坏话,云丫头看样子跟弟妹不是很亲近,倒是一直念叨着贾家那边的几个孩子,尤其是二房那边的那个叫宝玉的,云丫头过了年就七岁了,这终究不是那么和规矩的事情!她说到这里,皱了皱眉,想到之前史湘云跟自己的两个女儿说起贾家那位凤凰蛋,叫什么爱哥哥,可是叫自己的小女儿不也是一本正经地叫二姐姐的吗?可见,小丫头心思有些不对头。

只是这事不能摆到明面上说,只能隐晦地提醒一句。

    史鼎听了,也是皱皱眉,本来还想着是不是让史湘云多来自己家,好跟自己的两个女儿多亲近亲近呢,如今看起来,还是算了,免得将自己的乖女儿都带坏了。

    秦夫人要的就是这个态度,史湘云对自己的两个女儿有些心思不善,她可不想留个白眼狼,还得好吃好喝地养着。

    过了两天,方夫人便派人过来接史湘云回去,谁让三房袭了爵呢,自然,大房唯一的遗孤,得归他们管,若是他们将史湘云留在忠靖侯府,日后难免有人会说些闲话。

    史湘云很舍不得,不过她这么一丁点大的人,是没有发言权的,只得眼泪汪汪地回去了。

秦夫人又额外送了史湘云一些小女孩用的发钗钏子什么的,脸上挂着笑,说着一些客气话。

    很快便到了年三十,史鼎主持了他成为族长之后的第一次祭祖,史鸿作为二房的长子也跟在了史鼎身后。

参与祭祖的除了史鼎和史鼐两房还有史家留在长安的不少族人,祭祖的规模很是不小。

    长安这边的祠堂是史家封侯之后才建的,如今不过百年的光景,宗祠看着很是肃穆,上面挂着史家宗祠的牌匾,院子里面也已经摆好了各类祭器,一家子按照身份地位陆续进了祠堂,史鼎主祭,史鼐陪祭,虽然史泽和史鸿还小,史清也是庶子,但是毕竟是史家这一代的男丁,又有长安族人中水字辈的族人跟在后面,一起献爵献帛捧香祭拜。

    史家并不是什么底蕴深厚的大家族,前朝的时候也不过做了不到百年的土财主,也没那个脸面给自己找一个名头响亮的祖宗,不过,史家祠堂里除了开国的老侯爷以及他的直系子孙之外,还有一大堆族人的牌二手夫君下堂妻小说5200位,密密麻麻放了好几排,据说这还不是全部,全部的灵牌应该还在金陵的祖祠里头。

史鸿终于明白为什么说阿房,八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了,史家这个家族实在是枝繁叶茂,族人众多,也难怪金陵那边虽然有不少祖产,但是每年能够送到侯府的却不过只是些土产罢了,少有钱粮,即便是如此,金陵那边日子过得比较滋润的族人也就是与侯府血缘关系还算比较近的几房,另外一些族人若是自家没有多少家产,也就是靠着每年族里面按人头发放的钱粮勉强度日。

族人一年比一年多,花销自然一年大,因此,即便是当初侯府窘迫到了极点的时候,也不敢将值班在金陵那边的产业变卖,那是会绝了不少族人生路的。

因此,除非万不得已,史鼎史鼐他们只能当做金陵那边的产业没有了!    史鼎作为主祭读了祭文,先是追忆祖先如何艰难,筚路蓝缕,创下如今的基业,如今家族兴旺,又承蒙祖先庇佑,自家没有堕了祖先的威名,得以封侯拜相,请祖先继续保佑自己这些子孙,让他们也要有出息云云。

要不是当着一众族人的面,史鼎就差直接跟祖宗说,我儿子明年就要参加科举了,你们在地底下一定要保佑我儿子金榜题名,最好能够连中六元,将来也好更加光宗耀祖,到时候,咱们史家就不是什么武夫,而是向书香之家转型了。

    念了祭文,又去正堂拜见先祖的遗像,史鸿抬头瞄了一眼,不得不说,这年头的人像实在分不清楚谁是谁,更坑爹的是,除了放置的位置,史鸿发现挂在那里的好几副画像一看上去,几乎是一模一样,尤其是那几张穿着朝服的相,都是侯爵,衣服的花纹规格都差不多,看长相或许只有胡子长短不同?天知道,史家故去的祖宗怎么会留着长髯,起码史鸿是亲眼见过史侯的,史侯虽然留了胡子,可是绝对没有画像上那么长。

那几幅穿着常服的画像反而要好一点,毕竟,朝服一样是规矩,常服总不可能也一样。

就在史鸿腹诽这年头的画匠的艺术水平时,族人们已经按照辈分各自站成一排,史鸿赶紧在史泽旁边站定,之前准备好的祭祖用的菜品从外面一一传进来,史鼎亲手摆放好,又拈香下拜,族人们这才一齐跪拜下来。

    按照程序完成了祭祖,史鼎又拿了用来祭祖的白煮,拿着刀子切成小块,分给了史鸿、史泽还有史清他们兄弟三个,以求得祖先的庇佑。

    白煮什么调料都没放,何况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冷掉了,上面结着白花花的一层油,史鸿胡乱嚼了两下,便咽了下去,抬头一看,史泽吃得也很痛苦,史清却像是没什么感觉一样,吃得很是享受,这让史鸿很是怀疑,三叔家里是不是已经艰难到了那种程度,让一个庶子平常连一块寡淡无味的白都吃不上了。

    《红楼之鸿鹄》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hlzhg.htm
上一章        红楼之鸿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