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鸿鹄:41第 41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鸿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父亲,儿子倒是觉得,圣上用贾雨村其实也就是帝王心术呢!史鸿有些试探地说道。

    哦,说说看?史鼎来了兴趣。

    史鸿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开口道:听父亲的意思,贾雨村出身寒微,当年便贪酷徇私,如今算得上是得志,相比当年,更有王大人的提携,甚至是圣上的看重,此人难道会因为这些,便收手,从此清廉自诩,真的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吗?他可算不上什么君子,反而是个圆滑世故的小人!这样的人,既无家族荫庇,自身也持身不正,偏偏还有几分才能,背后又站着王大人以及荣国府!圣上如今在朝中缺少人手,底气不足,自然可以容忍,可是将来呢?等到圣上羽翼丰满,若是贾雨村不识相,底子又不清白,圣上自然不必顾忌什么,便可将贾雨村夺职下狱,朝野上下还得说圣上圣明,除此奸佞,还了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另外,若是圣上还想要继续追究,王大人还有荣国府起码也要背上一个识人不清的罪名!

    史鼎听史鸿这么一说,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倒是很有这个可能!说句老实话,咱们这位圣上,之前跟他打交道的次数实在太少了,如今他又摆出一副为上皇马首是瞻的样子,不明白的人,都要觉得他其实就是上皇的傀儡,但是他却在不经意间,已经掌握住了部分朝政。之前我还纳闷呢,怎么就下了诏,说是要起复以往获罪夺职的官员了,原来圣上也是有些着急了!

    可不是吗,太上皇前两年看着身体还不怎么好呢,如今退位了没多久,居然又神起来了,后世的离退休干部还要想着返聘,平常在家也要指点江山呢,何况一个还攥着实际权力的太上皇。太上皇如今管的多了,圣上自然能手的就少了,尤其太上皇如今对义忠亲王的儿孙以及贵太妃所出的忠顺亲王都颇为看重纵容,再加上原本就颇具实力的几位亲王,圣上能不想办法扩大一下自己的生存空间吗?

    虽说这些谋求起复的官员,很多都是像贾雨村这样,投靠了朝中权贵,才能得到起用,可是,这里面,也能挑出不少能为他所用的人呢,何况,这些人要是不听话,自己就算随便处置了又如何呢,太上皇再怎么样独断,也不至于连皇帝儿子想要处置几个有前科的犯官都要指手画脚吧!如此几番之下,圣上起码能实质控制一些相对繁华紧要的地方了,若是那些人乖觉的话,这些本来就有资历,又有后台的人更容易进入中枢,那样就更好在朝中那些依旧在观望的墙头草大臣里面掺沙子了。

    真是朝堂险恶,史鸿心里嘀咕着,然后试探着问道:父亲,儿子琢磨着参加下一次的乡试,父亲觉得是否是时机呢?

    史鼎想了想,说道:参加就参加吧,就算你连同会试殿试一起参加了,也得在翰林院待上三年,到时候,即便算不上尘埃落定,圣上那时候起码也该掌握半壁江山了!史鼎心里也很郁闷,对太上皇,他也不是不感激的,要不是太上皇大方,史家也到不了如今这一步,可是太上皇恋栈权位,这就让自己这样的老臣子为难得很了!哪怕自己姿态摆得很足,平常也挺卖力,但是谁知道圣上有没有什么疑心呢,说不得,只能让自己的儿子早点出仕表忠心了。

    作前妻的春天sodu者有话要说:补抽:

    王子腾得到了消息,却没有立刻就动手解决。他能够走到这一步,凭借的不仅仅是功劳,还有自己的谨慎,如今的应天府府尹属于清流的一员,王子腾跟清流可是没什么交情,如果贸然求情,不但平白搭上一个人情,反而还落了个把柄在别人手上,万一被什么人捅出来,被御史奏上一本,好不容易得来的前程立刻就要缩水,纵然不会被夺职下狱,降职罚俸却是可能很大的,更重要的是,在圣上那里留了个坏印象,那样的话,可就把自己搭上了,妹妹再亲,如今也姓薛了,总得先保住自己才行。

    尤其,他也听说了自己那个外甥的时期,不成材也就算了,自己的儿子在这个问题上也差不多,文不成武不就的,他也认了命,只想着自己好好积攒一点家底,回头给儿子找一个罩得住他的岳家,让儿子将来干个贾政那样的闲职,做一辈子富家翁便罢了。可薛蟠那叫怎么回事,论年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怎么就是那种子,一言不合,就能当街杀人,不给他点教训,以后再故态复萌,难道要自己给这个外甥擦一辈子屁股不成!因此,便决意拖一拖,让那小子担惊受怕一阵子,免得没了敬畏之心,回头还要为所欲为。

    因此,王子腾琢磨了一番,想到之前贾政向他推荐了一个人,叫做贾雨村的,王子腾见过这个人,也看过他的履历,这人有野心,有手段,不过是欠缺了一点运气,王子腾也不担心他反咬一口,一来官场上有潜规则,若是触犯了这一点,几乎没人会有什么好下场,二来,贾雨村没有别的靠山,想要往上爬,还得看王子腾的意思,因此,自然会乖乖听王子腾的。王子腾很快便下了决心,靠着自己的路子,便可以顺利将贾雨村调到金陵做应天府尹,他只要不是傻子,自然会将案子料理妥当。

    下了决心之后,王子腾便回头去找自己的心腹,开始运作此事,他并没有让薛王氏知道的意思,担惊受怕一阵子,才知道什么事都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的,到了京城,就该缩起脑袋安生过日子。合着自己那个外甥还有个皇商的名头,在户部挂着职,一年到头总有些进项,自己虽说暂时不能回京,但是还有贾家照应着呢,薛家过得也不会差。至于那什么小选不小选的,王子腾只觉得厌烦,先头去了个外甥女进还不够,如今又要去一个,合着自己王某人的外甥女生下来居然是要伺候人的!

    好歹贾元春还有贾家做靠山,如今也算熬出了头,有了个贵人的名分,在里面大小也是个主子了。可是薛家有什么,那个外甥女说白了就是一介商女,出生算得上是低微了,在里那种地方,想要出头,哪里是那么简单的。要是等到年限到了出,那会儿都要三十了,就算王子腾将自己的脸揭下来,又能给外甥女找个什么好亲事!说不得就得去给人家做便宜娘,吃力不讨好。

    想起来,当初父亲要将妹妹嫁给薛家,自己就不同意,哪怕妹妹是庶出呢,也是在自己母亲身边长大的,素来是个贴心的子。要不是看在薛家当年掌着江南那边的通政司,哪怕那会儿王家再落魄,祖上再有交情,也不至于将半个嫡女给嫁过去,哪知道自己那个妹夫居然那般无用,在关键时候,把通政司的差事给丢了,这下子,薛家的档次彻底下去了,薛俭自己的死也有些不明不白,估着跟那段时间夺嫡的事情有关,王子腾也不敢去查,生怕遭了上头的忌讳,连王家也要被扯上。现在想想,兄弟姐妹几个中,也就这个妹妹最是难熬,没了丈夫,儿子又是个不懂事的,王子腾心中暗叹,以后还是多多照应一番吧!回头给妻子写封信,让她劝劝妹妹,好好教养女儿也就是了,不必上赶着去给皇家做奴才!

    王子腾在这边用心良苦,多方筹谋,薛王氏带着两个孩子,因为一直打听不到金陵那边结案的消息,自然不能安心前往京城,为了安全,甚至不敢进城,只能在乡野之间躲藏,与王子腾想象的不一样的是,薛蟠并没有多少反省的意思,在后世,他这样半大的男孩,也多半是不安分的,以前一直就是在金陵四处晃荡,身边还跟着一大堆的下人,如今在外面,虽说生活条件不比家里,不过,薛家有钱,薛王氏也舍不得委屈了儿子,哪怕是在乡野小镇上呢,一应用度也远比一般人家强多了,薛蟠身边还有一直带着的几个美貌的丫鬟,还有那个作为导火索的被拐卖的英莲,如今叫香菱了,可以说无论饱暖还是YIN欲都满足了,又能看到一大堆新鲜的东西,这么长时间,薛家人走的地方很是不少,薛蟠也挺兴奋,因此,倒是情愿在外面玩个几年再回京城呢!

    王子腾倒是圣眷不衰啊!史鼎从内阁回来,在家门口遇到同样刚回来的史鸿,便突然起了兴致,要考校一下史鸿,然后便说到了圣上居然亲自接见了一个当年因为贪酷徇私而被夺职,刚刚才得以起复的官员,也就是贾雨村。消息灵通一点的都知道贾雨村是王子腾推荐的,这么一个最高也不过做到知府的小官,这样的官员,全国上下不知道多少个,就算是正四品的官员,一辈子除了殿试的时候,也未必能面见一次圣颜呢,贾雨村倒是好运气。

    史鸿对贾雨村这个名字还是挺熟的,听说是红楼梦里面一个出场不多,但是名声很响亮的,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这位的习惯是忘恩负义,甚至恩将仇报,似乎以后贾家之所以倒霉,那贾雨村也了一脚?不过,这会儿他却不会这么说,只是说道:圣上看重,除了王大人的面子,另外也是那贾雨村的确有过人之处吧!

    史鼎笑道:看他的模样,真看不出他当初居然犯了贪酷的罪名,挺仪表堂堂一个人,脸上也是满脸正气。而且看样子,圣上对他也挺赏识就是了!要不怎么就直接命他去了应天府做府尹,那边是江南的中心,这可是个标准的肥差,而且应天府那边开国的时候,可是做过太祖的行在的!真是时也命也,那贾雨村表字时飞,果然如今就是到了时机了!

    父亲,儿子倒是觉得,圣上用贾雨村其实也就是帝王心术呢!史鸿有些试探地说道。

    哦,说说看?史鼎来了兴趣。

    史鸿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开口道:听父亲的意思,贾雨村出身寒微,当年便贪酷徇私,如今算得上是得志,相比当年,更有王大人的提携,甚至是圣上的看重,此人难道会因为这些,便收手,从此清廉自诩,真的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吗?他可算不上什么君子,反而是个圆滑世故的小人!这样的人,既无家族荫庇,自身也持身不正,偏偏还有几分才能,背后又站着王大人以及荣国府!圣上如今在朝中缺少人手,底气不足,自然可以容忍,可是将来呢?等到圣上羽翼丰满,若是贾雨村不识相,底子又不清白,圣上自然不必顾忌什么,便可将贾雨村夺职下狱,朝野上下还得说圣上圣明,除此奸佞,还了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另外,若是圣上还想要继续追究,王大人还有荣国府起码也要背上一个识人不清的罪名!

    史鼎听史鸿这么一说,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倒是很有这个可能!说句老实话,咱们这位圣上,之前跟他打交道的次数实在太少了,如今他又摆出一副为上皇马首是瞻的样子,不明白的人,都要觉得他其实就是上皇的傀儡,但是他却在不经意间,已经掌握住了部分朝政。之前我还纳闷呢,怎么就下了诏,说是要起复以往获罪夺职的官员了,原来圣上也是有些着急了!

    可不是吗,太上皇前两年看着身体还不怎么好呢,如今退位了没多久,居然又神起来了,后世的离退休干部还要想着返聘,平常在家也要指点江山呢,何况一个还攥着实际权力的太上皇。太上皇如今管的多了,圣上自然能手的就少了,尤其太上皇如今对义忠亲王的儿孙以及贵太妃所出的忠顺亲王都颇为看重纵容,再加上原本就颇具实力的几位亲王,圣上能不想办法扩大一下自己的生存空间吗?

    虽说这些谋求起复的官员,很多都是像贾雨村这样,投靠了朝中权贵,才能得到起用,可是,这里面,也能挑出不少能为他所用的人呢,何况,这些人要是不听话,自己就算随便处置了又如何呢,太上皇再怎么样独断,也不至于连皇帝儿子想要处置几个有前科的犯官都要指手画脚吧!如此几番之下,圣上起码能实质控制一些相对繁华紧要的地方了,若是那些人乖觉的话,这些本来就有资历,又有后台的人更容易进入中枢,那样就更好在朝中那些依旧在观望的墙头草大臣里面掺沙子了。

    真是朝堂险恶,史鸿心里嘀咕着,然后试探着问道:父亲,儿子琢磨着参加下一次的乡试,父亲觉得是否是时机呢?

    史鼎想了想,说道:参加就参加吧,就算你连同会试殿试一起参加了,也得在翰林院待上三年,到时候,即便算不上尘埃落定,圣上那时候起码也该掌握半壁江山了!史鼎心里也很郁闷,对太上皇,他也不是不感激的,要不是太上皇大方,史家也到不了如今这一步,可是太上皇恋栈权位,这就让自己这样的老臣子为难得很了!哪怕自己姿态摆得很足,平常也挺卖力,但是谁知道圣上有没有什么疑心呢,说不得,只能让自己的儿子早点出仕表忠心了。

    王子腾得到了消息,却没有立刻就动手解决。他能够走到这一步,凭借的不仅仅是功劳,还有自己的谨慎,如今的应天府府尹属于清流的一员,王子腾跟清流可是没什么交情,如果贸然求情,不但平白搭上一个人情,反而还落了个把柄在别人手上,万一被什么人捅出来,被御史奏上一本,好不容易得来的前程立刻就要缩水,纵然不会被夺职下狱,降职罚俸却是可能很大的,更重要的是,在圣上那里留了个坏印象,那样的话,可就把自己搭上了,妹妹再亲,如今也姓薛了,总得先保住自己才行。

    尤其,他也听说了自己那个外甥的时期,不成材也就算了,自己的儿子在这个问题上也差不多,文不成武不就的,他也认了命,只想着自己好好积攒一点家底,回头给儿子找一个罩得住他的岳家,让儿子将来干个贾政那样的闲职,做一辈子富家翁便罢了。可薛蟠那叫怎么回事,论年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怎么就是那种子,一言不合,就能当街杀人,不给他点教训,以后再故态复萌,难道要自己给这个外甥擦一辈子屁股不成!因此,便决意拖一拖,让那小子担惊受怕一阵子,免得没了敬畏之心,回头还要为所欲为。

    因此,王子腾琢磨了一番,想到之前贾政向他推荐了一个人,叫做贾雨村的,王子腾见过这个人,也看过他的履历,这人有野心,有手段,不过是欠缺了一点运气,王子腾也不担心他反咬一口,一来官场上有潜规则,若是触犯了这一点,几乎没人会有什么好下场,二来,贾雨村没有别的靠山,想要往上爬,还得看王子腾的意思,因此,自然会乖乖听王子腾的。王子腾很快便下了决心,靠着自己的路子,便可以顺利将贾雨村调到金陵做应天府尹,他只要不是傻子,自然会将案子料理妥当。

    下了决心之后,王子腾便回头去找自己的心腹,开始运作此事,他并没有让薛王氏知道的意思,担惊受怕一阵子,才知道什么事都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的,到了京城,就该缩起脑袋安生过日子。合着自己那个外甥还有个皇商的名头,在户部挂着职,一年到头总有些进项,自己虽说暂时不能回京,但是还有贾家照应着呢,薛家过得也不会差。至于那什么小选不小选的,王子腾只觉得厌烦,先头去了个外甥女进还不够,如今又要去一个,合着自己王某人的外甥女生下来居然是要伺候人的!

    好歹贾元春还有贾家做靠山,如今也算熬出了头,有了个贵人的名分,在里面大小也是个主子了。可是薛家有什么,那个外甥女说白了就是一介商女,出生算得上是低微了,在里那种地方,想要出头,哪里是那么简单的。要是等到年限到了出,那会儿都要三十了,就算王子腾将自己的脸揭下来,又能给外甥女找个什么好亲事!说不得就得去给人家做便宜娘,吃力不讨好。

    想起来,当初父亲要将妹妹嫁给薛家,自己就不同意,哪怕妹妹是庶出呢,也是在自己母亲身边长大的,素来是个贴心的子。要不是看在薛家当年掌着江南那边的通政司,哪怕那会儿王家再落魄,祖上再有交情,也不至于将半个嫡女给嫁过去,哪知道自己那个妹夫居然那般无用,在关键时候,把通政司的差事给丢了,这下子,薛家的档次彻底下去了,薛俭自己的死也有些不明不白,估着跟那段时间夺嫡的事情有关,王子腾也不敢去查,生怕遭了上头的忌讳,连王家也要被扯上。现在想想,兄弟姐妹几个中,也就这个妹妹最是难熬,没了丈夫,儿子又是个不懂事的,王子腾心中暗叹,以后还是多多照应一番吧!回头给妻子写封信,让她劝劝妹妹,好好教养女儿也就是了,不必上赶着去给皇家做奴才!

    王子腾在这边用心良苦,多方筹谋,薛王氏带着两个孩子,因为一直打听不到金陵那边结案的消息,自然不能安心前往京城,为了安全,甚至不敢进城,只能在乡野之间躲藏,与王子腾想象的不一样的是,薛蟠并没有多少反省的意思,在后世,他这样半大的男孩,也多半是不安分的,以前一直就是在金陵四处晃荡,身边还跟着一大堆的下人,如今在外面,虽说生活条件不比家里,不过,薛家有钱,薛王氏也舍不得委屈了儿子,哪怕是在乡野小镇上呢,一应用度也远比一般人家强多了,薛蟠身边还有一直带着的几个美貌的丫鬟,还有那个作为导火索的被拐卖的英莲,如今叫香菱了,可以说无论饱暖还是YIN欲都满足了,又能看到一大堆新鲜的东西,这么长时间,薛家人走的地方很是不少,薛蟠也挺兴奋,因此,倒是情愿在外面玩个几年再回京城呢!

    王子腾倒是圣眷不衰啊!史鼎从内阁回来,在家门口遇到同样刚回来的史鸿,便突然起了兴致,要考校一下史鸿,然后便说到了圣上居然亲自接见了一个当年因为贪酷徇私而被夺职,刚刚才得以起复的官员,也就是贾雨村。消息灵通一点的都知道贾雨村是王子腾推荐的,这么一个最高也不过做到知府的小官,这样的官员,全国上下不知道多少个,就算是正四品的官员,一辈子除了殿试的时候,也未必能面见一次圣颜呢,贾雨村倒是好运气。

    《红楼之鸿鹄》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hlzhg.htm
上一章        红楼之鸿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