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鸿鹄:42第 42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鸿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薛蟠摇摇头:别提了,史侯爷可真是侯爷,我在他面前,简直跟宝玉见了姨夫一样,哪里还吃得下东西,不过胡乱吃了几口菜,快饿死我了!

    薛王氏赶紧说道:什么死不死的,这话不许再说了!

    那边小厨房动作也快,谁让薛王氏是二太太的亲戚呢!因此,很快就送来了三菜一汤,这会儿还是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因此,多半是荤菜,还有一大碗碧玉粳米饭。薛蟠足足扫荡了两个盘子,又将那碗汤也喝了个底朝天,还吃掉两碗饭,这才停了筷子。

    这会儿,薛宝钗有些忧虑地说道:妈,我看,史侯爷他们家大概是不愿意与咱们多亲近的!

    怎么说?薛王氏很显然智商比她女儿差不多,赶紧问道。

    薛宝钗将那个秦夫人赏的首饰盒子拿了出来,露出了里面一整套水头十足,看着也有了些年代,色泽很是温润的翡翠首饰来。

    薛王氏不由惊叹道:这可是少有的老坑玻璃种,还是一整套,应该是一块翡翠上取下来的,在市面上,有价也难买呢!看起来,史家太太对宝钗你很看中呢!

    妈,话不是这么说的!薛宝钗摇了摇头,在史家,妈你也看到了,史家如今只怕家底已经薄了很多,这一套翡翠首饰,就算是拆开来,没个几千两也是买不来的,何况是一整套,那就是万金难求!偏偏这等压箱底的好东西,史家太太赏给了我,还不是见妈你给的见面礼太重,让史家太太生出了提防之心吗?

    薛王氏一愣:怎么会这样?

    薛宝钗抿了抿唇:咱们家以前跟史家也没太多交情,妈,若是有什么事,连姨妈家和舅舅家也解决不了的,史家也解决不了,既然史家不乐意跟咱们家交往,那就算了吧!

    薛王氏叹了口气:可是你舅舅也说了,如今史家一门双侯,正是势大的时候呢!忠靖侯爷更是内阁相爷,若是能搭上史家她再一次叹了口气,不说了。

    除了忠靖侯爷,不还有保龄侯爷吗?薛蟠听了半天,口道。

    薛王氏眼睛一亮:蟠儿说得是,今儿保龄侯夫人去拜佛了,咱们打听一下,回头递个帖子,上门拜访!

    哪怕贾雨村被授了应天府尹,不过总不能立刻就急慌慌地去上任,等到贾雨村到应天的时候,差不多是年底的事情了,中间再糊弄了一场,因此薛家进京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了。亏得小选年年都有,之前薛蟠事发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报名,后来一家子避祸还来不及,自然也不能去当地官府备案了!要不然,要是真的早早报了名上去,却迟迟不来,那才是罪过呢!王子腾的夫人余氏对薛王氏上赶着要将女儿送到里伺候人很不理解,薛王氏到了长安,上门拜访的时候,就劝解了几句,但是薛王氏显然听不进去,一边的薛宝钗也带着志得意满的神情,不免心中暗自摇头。有野心不是坏事,可是,没有与野心相匹配的身份地位和手段,那就不好了。

    薛家虽说跟史家没什么亲戚关系,不过,在金陵的时候,因为祖上的交情,加上四大家族这个说法,薛家同样备了礼物,挑了个休沐日,母子三人一起上了忠靖侯府的门。

    毕竟不是什么正经的亲戚,史鸿自然不好贸然去见女眷,只是被叫了去,陪着史鼎见了薛蟠一面。谁让薛蟠如今继任了薛家家主的位置呢,理论上,是跟史鼎平齐了。

    薛蟠身材颇为高大,也看不成什么猥琐来,反而显得相貌堂堂,第一眼看上去,甚至觉得有些憨傻。面对史鼎,他显得有些紧张,自然谈吐间就露了怯,尤其还是个没什么学问的,哪怕史鼎算不上正经的读书人呢,不过说了几句话,用了几个很常见的典故,就见薛蟠脸上现出了茫然之色,回话也有些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史鼎心中暗叹,脸上却不动声色,依旧和颜悦色,又问了问路上的一些见闻,薛蟠终于放松下来,说话总算有了些调理,不过他口齿当真算不上多伶俐,就算是描述,也显得很单薄,听着就有些干巴巴的,他自己也急了,差点没手舞足蹈起来,只是他总算还是懂礼的,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再继续了。

    而后院那边,秦夫人虽然端着好客主人的模样,其实心里也有些不耐了。薛王氏跟她的姐姐一样,都算不上什么聪明人,你上来就像套关系,史家跟薛家能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史家祖上还是土财主的时候,联姻对象也不会是世代从商,哪怕是自诩儒商的薛家。如今薛家跟史家,可是隔着贾家加上王家呢!

    不过薛家出手倒是大方,光是给史湘雯和史湘霓的见面礼,每人都有一套嵌着宝石的赤金首饰,从钗子、耳坠、梳子、手镯,臂钏都有,只是史湘雯是红宝石的,史湘霓是蓝宝石的。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秦夫人不得不改变了原本打算给薛宝钗的见面礼,叫人将自己嫁妆里的一套玻璃种翡翠的首饰给拿了出来,因为是年轻姑娘们喜欢的样式,不适合现在的自己用了,因此收了起来,打算回头再凑上一套,给两个女儿一人一套的,这回只得先给薛宝钗了。

    薛宝钗也算有礼貌,并没有当场打开看,只是谢了秦夫人的赏赐,然后又坐了下来,跟史湘雯和史湘霓一起说话。

    薛宝钗看似端坐在那里,带着小女儿的羞涩,可是,在本身就存了偏见的秦夫人眼里,就显得有些装了,不像是个小女孩的样子。薛宝钗其实打扮得挺出彩的,上身大红洒金的对襟褂子,□秋香色撒花洋绉裙,脖子上虽说没戴什么金锁,不过八宝嵌珠的项圈上缀着珊瑚玛瑙的璎珞,头发用一个点翠垂珠金步摇挽了个堕倭髻,加上她略显丰腴的身材容貌,看起来颇有气势。

    薛宝钗今年将将十四,比史湘雯小了一岁,不过谈吐却成熟许多,虽说叫着史湘雯一声姐姐,说起事情来的时候,却带着些拿大的意思,让姐妹两个都有些不乐意,只是毕竟是客人,因此,总算没有在脸面上表现出来。

    秦夫人一般跟着薛王氏寒暄,时不时夸奖薛宝钗几句沉静大气之类的话,心里却有些后悔,要是跟着弟妹方夫人一起,去城外慈恩寺拜佛就好了,省得因为保龄侯府没有当家人,薛家起码大半天都要耗在这里了。毕竟也算是世交,秦夫人也做不出直接端茶送客的举动,免得叫人觉得史家无礼,瞧不起人家孤儿寡母。

    熬到中午的时候,秦夫人自然要留饭,薛家原本就想着跟史家搭上关系,毕竟,王子腾没回来,这会儿还是史家最得势,薛家如今金陵那边的产业卖了不少,想要在京城立足,自然是靠山越多越大越好。

    薛王氏见只是在花厅摆了一桌,看桌椅餐具的数目,就知道只有她们一群女人,便有些疑惑道:怎不见令公子?没问的是,怎么也不见自己儿子呢!

    秦夫人心道,都是大人了,男女七岁不同席,何况还不是一家人,难不成在贾家那里,你们都是跟贾家的男人们一起用饭的?

    这一点当然不可能,只是薛王氏习惯了贾宝玉的存在,想想史鸿也不比贾宝玉大多少,因此才有了这个疑问。

    秦夫人含笑道:之前前院传了话,老爷在前院宴请薛世侄,鸿儿在一边作陪呢!

    薛王氏点了点头,心头大定,看样子,史侯爷还是看重自家儿子的(你到底是从哪点看出来的呢?这只是礼节啊礼节!)

    史家虽说如今家业丰厚,但是,平常行事并不张扬,因此,桌上不过摆了十二道菜,也没什么特别稀罕的食材,这让见识过贾家的主子,如史太君,一个人就有七八个盘子的份例的排场的薛家母女,心中都在暗自想着,看样子,贾家那些下人说得没错,史家虽说有权,但是家底却是比贾家薄多了。这样想着,难免更加坚定了巴上贾家的心。她们毕竟都是后宅女流,没多少大见识,还以为贾家依旧是国公门第呢,又听说贾元春在后有了位份,王夫人又吹嘘说女儿很得宠,女儿想要进搏个富贵,还得靠着贾家帮忙呢!

    用了饭,又说了一会子话,听说前面也撤了宴,薛王氏便起身告辞,秦夫人象征地挽留了几句,自然放了行。

    薛蟠出了门,这才松了口气,史鼎多年来居于上位,一身气势不是作假的,尤其薛蟠这人除了还算有副好皮相之外,满肚子草包,史鼎自然不耐做出什么慈和长辈的模样,因此,一顿饭吃得薛蟠胃都要抽搐了,还没吃到三分饱,见史鼎搁了筷子,赶紧也搁了下来,催眠自己已经吃饱了。

    薛家母子三人回了荣国府那边的梨香院,薛蟠就急忙命令设在院子里的小厨房给自己送点吃的来,香菱急忙端来了一盘子玫瑰酥,薛蟠以前最是不耐吃这种小小的,还老是掉碎屑的点心的,这会儿也顾不得了,连着吃了快半盘子,薛王氏赶紧说道:我的儿,怎么就饿成这样,小厨房一会儿就好了,这点心不易克化,少吃些!香菱,快去给大爷端一碗热热的牛来!

    香菱赶紧应了,垂头退了下去。

    薛宝钗微微蹙了蹙眉,问道:哥哥,之前史侯爷那里不是留饭了吗?

    《红楼之鸿鹄》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hlzhg.htm
上一章        红楼之鸿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