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鸿鹄:51第 51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鸿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史鸿赶紧站起身来:还请世叔指点!

    林如海想了想,直接从《春秋》中挑了一句话,让史鸿破题作文。史鸿这些年来在八股文上很是下了不少功夫,反正不管是什么考试,都是在四书五经上挑句子,这便是固定的考试范围。八股选士这么多年,大考小考不知道多少场了,可以说,几本书上几乎所有的句子差不多都翻来覆去考了个遍,四书且不说,五经中,《春秋》上出现的概率也很高。史鸿跟那些两三天才作一篇的人不同,上辈子从题库里面走出来的,那会儿还多少门课呢,如今不就是天天写作文么,可轻松多了。他现在没事的话,起码一天要写两篇八股,早起一篇,晚上再一篇,还得写出新意来,不能匠气。林如海挑出来的句子并不冷僻,史鸿也写过一次了,这会儿也不用以前写过的那篇,心里想了一会儿,便开始破题,直接就一气呵成地念了下去。

    林如海仔细听着,等到史鸿收了尾,脸上已经露出了赞赏之色,他看着史鼎,夸奖道:令郎的确是才气天成,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绝无此捷才,仅这一篇文章,便是会试也足够了!

    史鼎摇头道:说起来也惭愧的很,我们史家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怎么出过像样的读书人,因此,在这科举一道上,也只好让鸿儿自己去闯了!

    林如海抚了抚胡须,笑道:鸿儿这文章,果然有点林某的意思,林某这么多年来耽于俗务,在学问上少有进益,若是虎臣不嫌弃我才疏学浅,我便收鸿儿做个弟子如何?

    史鼎大喜,赶紧说道:怎么会,这是鸿儿的福气!鸿儿,还不拜师?

    史鸿一听,当即直接跪下连磕了三个头:弟子史鸿,拜见老师!说着,又奉上了一杯茶。

    林如海接过茶杯,抿了一口,放到一边,便叫史鸿起身,笑道:倒是我占了便宜了!说着,解下腰间那块羊脂玉佩,拿给史鸿,算作给学生的见面礼。

    史鼎在一边欣喜非常,笑道:今儿实在太仓促了,回头还得将正式的拜师礼补上才好!

    林如海笑道:何必拘泥于形式,喝了这杯茶,鸿儿自然就是我的弟子了!林如海知道自己命不久长,但是他得为自己的身后事考虑,之前史鼎说的时候,他就下了决定,哪怕史鸿天资差一些呢,这个徒弟收了也就是了。史家算起来也是林黛玉的血亲,史鼎他们人品也还算可靠,若是再拉上一层关系,即便自己熬不住,不能看到林黛玉出嫁,史家想必也会看在自己是史鸿的老师的份上,善待林黛玉,帮助林黛玉打算,毕竟,林如海正经的弟子,也就是史鸿一个人而已,将来,林如海的人脉,也是会留给史鸿的,自然,史鸿也该对作为师妹的林黛玉负有照看的责任,史家到了这个地步,当不起忘恩负义之名。

    再一听史鸿的文章,林如海更是欢喜起来,不说史鸿这般捷才,短时间内,便能破题作文,而且颇有新意,眼中有物,并无年轻人常犯的浮夸错误,林如海是惜才之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引荐贾雨村。若非史家出身勋贵,跟文官之间关系较为疏远,史鼎也不好随便找个人就领着儿子去拜师,要不然,史鸿这样的学生,还真轮不到林如海。

    而史鼎的打算也差不多,之前林如海被弹劾的时候,史鼎立刻就发现,这位亲戚的人脉当真是不容小觑,而且,林如海在扬州多年,虽说因为盐政的事情得罪了不少人,同样也结下了不少善缘。虽说史鼎并不知道林如海如今身体状况不佳,但是,史鸿想要在文官阶层立足,必须要有一个有力的领路人,史鼎哪怕入了内阁,简在圣心,大权在握,在文官阶层中依旧是外人,他这辈子也坐不到首辅的位置上。而史鸿,欠缺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桥梁罢了,史鼎本来想的是郑学俭,可是郑家看似清贵,并无实权,而且,郑家子孙繁茂,政治资源需要分给太多人了,哪怕两家结了亲,但是史鸿毕竟姓史,哪能分到多少呢,因此,在得知林如海将要进京的时候,史鼎便下了决心,哪怕被人说成是挟恩求报,也要让林如海收下史鸿。等到林如海应下来之后,史鼎才算将心放了下来。

    这段师徒关系在两家半带算计,半带真心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也算得上是皆大欢喜。林如海看了看史鸿拿过来的平常的功课,也是颇为满意,史鸿明显是勤奋型的,字在这个年纪,也算得上出彩,诗词略显中规中矩,不过也算得上可以。其实前朝跟本朝,也没出过什么特别突出的诗人,有那么几个,诗词也只能说是比同辈人强上一些,比起唐宋那会儿诗词的辉煌,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史鸿基础很好,林如海如今也没有太多力,全力培养出一个学生来了,史鸿这样的,只需要略加点拨便可,他也明白,史鼎之所以要史鸿拜师,主要还是希望让史鸿得到文官阶层的认可,自己身后无人,既然希望史家能帮忙照应女儿,自然要投桃报李。

    林如海在史家待到下午太阳快要西沉的时候才离去,临走又嘱咐史鸿不得懈怠了功课,到了休沐日,便带着这段时间做的文章去林府给他点评,史鸿自然点头答应了,又一直送到林如海的马车拐了弯,这才转身回了家。

    史鼎心情很好:如海是个信人,既然收了你所弟子,自然便会帮你打算,为父总算心放下大半了!

    父亲费心为儿子打算,儿子实在是惭愧!史鸿心中暗叹,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为了儿子的前程,两个父亲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史鼎笑道:傻小子,为父就你一个儿子,你也不是跟你三叔家的堂哥一样扶不上墙的稀泥,我不为你打算,为谁打算呢!不过,为父暂时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以后的路,还得你自己走,要是你有个探花做先生,将来却连个进士也考不上,那才叫贻笑大方呢!

    儿子定不会辜负了父亲的期望!史鸿诚挚地说道。

    你一向是个有主意的,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史鼎欣慰道。

    作者飘飘欲仙(1—188)【狼太郎】吧有话要说:补抽:

    林如海过了两天,便来了忠靖侯府。正好是休沐日,史鸿也在家,听得林如海来访,史鼎也不是什么倨傲无礼,挟恩图报之人,因此,便带了史鸿在门前相迎。

    史鸿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如海,林如海风仪独具,虽说不是翩翩佳公子的年纪了,老了却也还是个美男子,史鼎很是热络地迎了上去:如海兄来访,真是蓬荜生辉啊!

    虎臣兄实在是太客气了!林如海拱手说道,此番林某得脱大难,全靠虎臣兄上下奔走,林某感激不尽!

    如海你这是说得什么话,本就是一干小人可以构陷,即便没有我手,圣上圣明,也不过让忠臣蒙冤!史鼎笑道,如海,这是犬子史鸿!

    史鸿上前一步,行了一礼:侄儿史鸿拜见世叔!

    不必多礼!林如海上下打量了史鸿一眼,含笑道,果然是一表人才,虎臣兄教子有方啊!一边说着,一边解下腰间一只装着折扇的扇套,拿给史鸿赏玩,史鸿赶紧谢了。

    哪里哪里!史鼎心中得意,嘴上却谦虚道,这小子顽劣得很!让如海一直站在门口,真是失礼了,如海,快快请进,咱们入内细谈!

    虎臣兄先请!

    史鼎直接将人带进了正院的书房,几个丫鬟迈着小碎步过来上了茶,又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史鼎毕竟是武将出身,因此书房里的书算不上多,主要还是一些史书还有兵书,当然,史鸿私底下猜测,史鼎大概也会看一些诸如《金瓶梅》之类的民间小说话本什么的,只是这些不可能放在明面上。

    史鼎跟林如海叙了一会儿旧,史鸿在一边听着,说句老实话,史家在史鼎之前,跟读书人压没多少交集,顶多身边有几个在仕途上不得志的读书人做幕僚而已,林家这样的人家,要不是因为林如海的父亲早逝,林家选择了贾家进行联姻,跟史家绝对扯不上任何关系。也就是林家跟贾家议亲之后,史鼎他们兄弟几个,跟林如海见过几次面,那会儿也算不上什么交情,等到贾敏嫁过去之后,史家兄弟几个跟贾敏关系都不错,因此,史家跟林家开始有了交集,逢年过节什么的也会礼尚往来一番,不过,多半仅限于内宅的交情而已。亏得两人都能找出很久之前的事情,还说得很投机。

    史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之前郑学俭借口史鸿的文章跟林如海风格有些相像上,林如海一怔,不过,他也是聪明人,立刻就明白了史鼎的意思,也不生气,顺势就问道:果真如此,那我就要考校考校了!心里却想着,只要史鸿还过得去,如了史家的意便是。

    史鸿赶紧站起身来:还请世叔指点!

    林如海想了想,直接从《春秋》中挑了一句话,让史鸿破题作文。史鸿这些年来在八股文上很是下了不少功夫,反正不管是什么考试,都是在四书五经上挑句子,这便是固定的考试范围。八股选士这么多年,大考小考不知道多少场了,可以说,几本书上几乎所有的句子差不多都翻来覆去考了个遍,四书且不说,五经中,《春秋》上出现的概率也很高。史鸿跟那些两三天才作一篇的人不同,上辈子从题库里面走出来的,那会儿还多少门课呢,如今不就是天天写作文么,可轻松多了。他现在没事的话,起码一天要写两篇八股,早起一篇,晚上再一篇,还得写出新意来,不能匠气。林如海挑出来的句子并不冷僻,史鸿也写过一次了,这会儿也不用以前写过的那篇,心里想了一会儿,便开始破题,直接就一气呵成地念了下去。

    林如海仔细听着,等到史鸿收了尾,脸上已经露出了赞赏之色,他看着史鼎,夸奖道:令郎的确是才气天成,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绝无此捷才,仅这一篇文章,便是会试也足够了!

    《红楼之鸿鹄》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hlzhg.htm
上一章        红楼之鸿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