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鸿鹄:63第 63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鸿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先交了再说,这会儿只得一边继续检查着考卷,先是看了一下姓名籍贯那一栏有无问题,然后又开始检查自己那几篇八股。

    林如海郑学俭都是阅卷官,这会儿林如海已经注意到了史鸿,虽说他跟史鸿这个弟子打交道的时间也算不上长,但是史鸿?

    他面前也算坦荡,并无多少遮掩之处,因此,林如海瞧史鸿的模样,虽说依旧端坐,看起来态度也还端正,不过他却看出来,史鸿已经有些心不?

    焉了,不免心中有些好笑,这种场合,一般的?

    哪怕是交卷了,都要惴惴不安,史鸿可好,这会儿就有些不上心了,实?

    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不过这种话可以回去之后再说,?

    考场上,林如海需要保持公正的立场,因此,几个阅卷官哪怕是跟?

    圣上后面走的时候,也很自觉地不去看?

    家的考卷,以免先入为主。

    也许是觉得饿了的?

    不止史鸿一个,没过多久,便有?

    示意要交卷,几个礼部的低级官员见了便一起过来,就?

    考生旁边直接给考卷糊名弥封,然后将考卷收起,示意考生可以先行离去,一个小内侍立刻上前,引着那位考生向殿外走去。

    等到差不多有了四五个?

    交了卷,史鸿便也不再等了,同样将卷子交了,跟着内侍出了门,谢过了那个看起来年纪其实不过跟自己一般大小的内侍,抬头看看已经有一点偏西的太阳,他长舒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学习生涯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作者有话要说:备份:

    殿试的时间几乎是紧跟在放榜之后,同一科的贡士还没来得及联络一下感情呢,就到了殿试的时候。

    史鸿穿了一身半新不旧的石青色的长衫,也没带什么额外的东西,免得有夹带的嫌疑,到时候说不清楚。

    殿试其实也就是那回事,虽说圣上担任主考官,让新科进士有个天子门生的名头,但事实上,殿试是要持续一天的,圣上怎么可能撂下朝政不管,坐在上面陪这些贡士耗一天的功夫。

    黎明时分的时候,一群贡士已经在几个内侍的引领下,按照会试的排名站在了太和殿的门口。没到这个年代,本不知道这年头天子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站在太和殿门口,一群人都是屏气吞声,站在那里,连多余的动作也没有,谁也不想落个失仪的罪过。太和殿前面积很大,太阳还没有升起,有寒风穿过重重殿堂,虽说比起冬天要好很多,但是依旧刮得人脸冻得冰凉。史鸿将手笼在袖子里面,以免寒风带走手上的热气。除了史鸿之外,很多人也是如此,毕竟,若是手冻僵了,最先影响的就是笔下的字迹,若是因为字不好影响了名次,那可就太遗憾了。

    好在天色微明的时候,便有礼部的官员出来,开始叫名,叫到名字的人便要上前,几个礼部官员便开始核查贡士的身份,然后便放行。殿试大家都是在大殿里面考,前后都无遮掩,坐在上头的人,对下面的小动作也是一览无余,想要舞弊,也要有这个水平才行。再说了,通过了会试,殿试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是不会黜落人的,最多将你丢进三甲里面,让你将来多蹉跎几年就是了。因此,核实了身份之后,便有内侍带人进殿,将他们引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等到所有的人都进了殿,老老实实地在座位旁边站好,圣上这才出现,一个内侍用尖细的声音,指引着这群贡士叩拜,好在之前礼部的人也提醒过,大家虽说动作有些参差不齐,不过也没有出什么漏子。

    叩拜之后,才有内侍将考卷拿出,分发下去,这会儿还不能立刻就答题,圣上坐在上面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比如说为国尽忠,为朝廷效力之类的话,贡士们再次下拜行礼,等到圣上允许之后,才得以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这也是大多数贡士这辈子唯一一次能在圣上面前有座的机会了,自宋朝开始,君臣奏对,就不平等了,便是丞相也不能在君前落座,就算圣上赐座,也得小心翼翼,免得逾矩,坐着还不如站着呢!

    史鸿深呼吸了几次,平复了一下心境,刚刚那么点时间,出于礼节,他本不可能抬头去看圣上是什么模样,因此,目光平视甚至有些下压的结果,就是看到了一点玄色上带着点金色的衣袍,心中不由腹诽,果然电视上说皇帝一年四季都穿那种明黄色的朝服那是骗人的,哪个皇帝受得了天天穿那个啊,不说重量问题,审美也疲劳了好吧,不嫌颜色刺眼吗?

    心里一边嘀咕着,他已经打开了试卷,一边看着试题,一边用小勺取了水,滴在砚台内,又拿了墨条开始研墨,脑子里面已经开始破题,想着应该写什么了。

    想要投其所好,一鸣惊人,说些惊人之语是不怎么可行的,三百个贡士,圣上不可能亲自阅卷。何况,圣上学的是治国帝王术,八股文什么的,大概没几个皇帝乃至皇子擅长的,说句不客气的话,估着就算让圣上选,人家抬错了格,该避讳的没避讳,圣上都不一定看得出来。因此,按照常例,会由八个阅卷官先行传阅并评价,选出好评最多的十份才会被送到御前,再由圣上圈定名次。而以圣上一贯用人的法子,这八个阅卷官自然不是一条心的,其实就算是一条心,对于文章的品味也是不同的,就像后世人家看小说,有的喜欢种马,有的喜欢小清新一样。

    因此,你要是想要剑走偏锋,反而很有可能在前面就被黜落,落到三甲里面去,那才叫得不偿失呢!还不如该怎么写就怎么写,反正殿试说是看内容,还不如说主要是看写的字还有格式问题,毕竟,殿试的考卷虽然会弥封,但是却是不会先誊抄的。

    史鸿很快便想好了怎么破题,直接便抽出一张纸来开始打草稿,他这么多年来,下的功夫最大的不是八股格律,其实是字,他上辈子也练过书法,毛笔硬笔都算拿得出手,当然,放在这辈子就有些不够看,不过,两辈子的经历加起来,字体看起来就挺不错了,最重要的是,他写字要比旁人快不少,因此,这会儿打起草稿来,也能运笔如风。

    史鸿算是比较淡定的,哪怕他这辈子也是头一次见到皇帝,不过,穿越者大概都缺乏对于皇权的真正敬畏,尤其,史鸿这辈子出身侯门,这些年,史鼎很多事情也不瞒着他,他见过的高官显贵也很是不少,而圣上虽说坐得比较高,但是史鸿真心没有感受到什么深不可测的霸气,因此尚能好整以暇。

    虽说在场的贡生这会儿大多数也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不过上午差不多过去了一半的时候,按理说这会儿圣上也不必一直坐在上面等着,可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偏偏圣上大概是坐得嫌烦了,居然从龙椅上下来了,背着手在太和殿内踱步,不时还在某个贡士旁边停下来,看人家怎么答卷。

    这种明显犯规的举动放在圣上那里,那就算不上什么了,因此,圣上绕着太和殿转了一圈,别人也只好跟着,一声也不吭,靴子踩在金砖上,又金石之音隐隐回荡,让整个大殿的气氛更加沉肃起来。在这样的天气里面,有的人居然都冒出汗来。

    史鸿已经打好了草稿,这会儿正在检查有无错漏,需要避讳之处,又在草稿上提笔修改了几处措辞,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提笔打算誊写的当儿,一道影从背后落了下来,覆盖在了桌子上。

    史鸿心里翻了个白眼,监考老师跑来看你答卷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不过,这种情况,史鸿实在是盐丰富,上辈子的时候,经历的太多了,不过,也不能在皇帝面前表现得太淡定了,因此,恰当地表示了一点紧张之情,绷紧了身体,抿着唇,开始誊写。

    《红楼之鸿鹄》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hlzhg.htm
上一章        红楼之鸿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