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鸿鹄:67重复,勿买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鸿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郑荣算起来真的是一个翩翩少年郎了,很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加上史湘雯见过的男人也不多,没有别的参照物,看了之后,自然芳心暗动,对于这桩婚事更是满意了起来,平常有意无意地都会笑起来,让还没有懂得这些事情的史湘霓只觉得莫名其妙。

    搞定了一个女儿,秦夫人的心情一直非常灿烂,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去贾家探望林黛玉。

    林黛玉前段时间便到了荣国府,还是个小小萝莉,因此,目前就住在史太君屋里的碧纱橱内,这也是正常的事情,这个年纪的孩子,跟着大人住,一般也就是这样安排,关键问题是,贾宝玉居然也住在外面,要知道,男女七岁不同席,贾宝玉开过年都十岁了。

    秦夫人当然不是为这个生气,她其实本不知道这一点,她过去也不过是走个形式,见一见林黛玉,送点小玩意做见面礼什么的,以表示,自己这个表婶虽然远一点,但是还是记得表侄女的,另外也是做给林如海看的,表示史家跟林家之间的关系依旧,还可以持续下去。

    问题在后面,秦夫人虽说是亲戚,但是真要说起来,这会儿的贾家是远远不如史家的,自然是贵客,因此,上午过去拜访,贾家自然要留饭,又用了点酒,秦夫人有些觉得头晕,便找了个借口,带着个贴身丫鬟打算出去吹吹风,好醒醒神。

    在后花园里面走了一会儿,秦夫人觉得累了,便找了个花下的石头坐了下来,又让丫鬟蹲在一边帮她揉着肩,然后问题就来了。

    贾家下人一贯不是什么省心的,传播八卦什么的也是人的天,这一点,就算是皇大内也难以避免,秦夫人不过坐了一会儿,正好不知道哪里来的几个小丫鬟也躲在了附近,在那里说着话,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史家上了。

    红樱姐姐,今天来的那位史家太太穿得好素啊!一个小丫鬟有些感慨道。贾家这边人压没想到,林黛玉说起来还在热孝里面了,秦夫人自然是过来看我林黛玉的,哪怕是长辈呢,不能大红大绿地让林黛玉心中生隙,因此,不过穿了一身蓝色的衣裙,戴的首饰也是银饰和玉饰,这样自然让这些见惯了那种金玉生辉的打扮的贾家下人们私底下有些瞧不上。说起来,秦夫人来贾家次数也算不上多,这些小丫鬟也很少有几乎见到,这一次也是第一印象。

    这也难怪!听说史家早就没钱了!另林秘书的春天txt下载一个丫鬟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听二门外的费嬷嬷说,史家也是侯府呢,一门双侯,哪里会没钱呢?

    一门双侯又怎么样,你们不记得来过几次这里的云姑娘了吗?之前那个丫鬟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云姑娘自己说的,她在史家没什么月银,每天还要做针线补贴家用,每每都要做到半夜呢!若真的有钱,怎么会这般亏待史家嫡出的姑娘!

    可我听说,云姑娘是跟着她叔叔婶婶过日子的!另一个丫鬟反驳道。

    这也难怪了,云姑娘真可怜,才多大啊,就要做针线了!几个丫鬟都感慨起来。

    秦夫人那点酒意消失得无影无踪,气得浑身都哆嗦,虽说史湘云不是养在她身边的,可是,别人可不这样想,史湘云那个小妮子,今年才几岁啊,就知道在外面搬弄是非,也不想想看,她一个小丫头,才八岁多一点的人,连络子都未必打得好呢!她就算从早干到晚,又能省出几个钱来!还做到半夜,身边的丫鬟婆子都是死人啊!这样想着,秦夫人都快觉得喘不过气来了,她拉住了在一边伺候的丫鬟红菱,不让她说话,自己扯了扯领子,狠吸了口气,冷静了一下,不过还是忍着没出去,等着那几个丫鬟说话的声音远了,才站了起来,冷声道:红菱,咱们回去!

    秦夫人心里几乎是翻江倒海,恨得牙都咬得咯嘣作响,不过回到史太君那边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淡定,她犹自跟贾家的人说笑了一番,这才起身回家了,等到上了自家的马车,关了马车门,秦夫人直接将将手里的帕子撕裂了,她咬着牙,冷笑起来。虽说她一向看不上自己的弟妹方氏,可是,方氏不是什么蠢人,哪怕史鼐府上的确有些紧巴巴的,方氏也不至于真的苛刻了史湘云,史湘云做针线的事情肯定是有的,毕竟这是女儿家该会的功课,史湘雯和史湘霓平常也是要做的,但是,什么做到半夜之类的话,会算账的人都是不会相信的,熬到那个时候,难道蜡烛不费钱吗,以史湘云那点本事,做的东西,只怕还没有用掉的蜡烛贵呢!偏偏这话贾家的人就相信的很,连底下的小丫头都知道了,恨不得传得到处都是。哪怕分了家,大家都姓史呢!

    秦夫人想到没准自家的名声也要被带累,史湘雯好端端的亲事弄不好的话,也会因为这件事搅黄了,就恼火不已。当初还跟方氏说过,虽说贾家是亲戚,也没有总是将史湘云送过去小住的道理,这下子好了,你不过省了点饭钱,结果小住得自家的脸面都被那些下人放在脚底下踩了!

    内帷的事情,秦夫人本来是不想跟男人说的,但是史鼎回来的时候,见秦夫人神情有些勉强,不由问道:夫人今天不是去姑母家见林家侄女了吗,莫不是林家侄女受委屈了?

    秦夫人火气再次上来了:林家侄女受没受委屈我不知道,我倒是听说,贾家的人都觉得咱们家云丫头受委屈了呢!

    史鼎愣了一下:这又是什么说法?怎么又扯到云丫头身上去了,云丫头不是一直在老三他们家里吗?

    秦夫人将自己听到的那些话一说,板着脸说道:搞到最后,咱们史家简直变成街头的破落户了,连侄女都要贾家帮着咱们养着的呢!

    史鼎脸色也有些不好,他想了想,说道:云丫头那是左了了,回头你跟三弟妹说说,云丫头不小了,也不好时常到人家家里去,这个年纪,也该在家好好学学规矩了!

    秦夫人点了点头,一想到什么糟心的事情都跟贾家扯得上关系,若是史湘云养在她身边,她恨不得学着江南的人家一样,弄个绣楼,直接让史湘云住进去,省得一点年纪,就满肚子歪心眼。在外面败坏史家的名声对她有什么好处,贾家那边对她再好,还能养她一辈子不成,最现实的就是,史湘云如今养在方夫人身边,将来的婚事也是方夫人做主,方夫人要是记恨她,回头给她选个外表光鲜,配得上侯府嫡女名头,背地里面却一团龌龊,男盗女娼的,难道她还有什么办法吗?

    秦夫人一点也不愿意因为一个侄女,坏了自家女儿的婚事,当然,也不能将这事闹得几家子不痛快,晚上几乎想了一宿,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才朦朦胧胧睡下了,第二天尽管还带着困意,不过,还是直接带了人,往保龄侯府而去。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郑学俭的夫人李氏四月初的时候便过来代郑家下了定,史湘雯忍着羞意拜见了这位未来的婶娘。郑荣是跟着郑学俭夫妇长大的,郑学俭的夫人对这个侄儿也算疼爱,在家的时候,丈夫也说了,日后儿女的前程还得仰仗着一点史家,这会儿瞧史湘雯眉目如画,看着也是温婉娴静,谈吐举止也是一副大家风范,并无骄矜之色,也不卖弄才干口舌,自然颇为满意,心甘情愿地将用作小定礼的头面首饰留了下来,还额外送了史湘雯一个玛瑙臂钏。

    那边秦夫人跟李夫人要在一起商谈着接下来的婚事,哪怕史湘雯已经订了亲,也是不好参与的,因此便退下了,秦夫人心里一动,便开始试探着打听郑家接下来有什么活动。

    果然,就听李夫人说道:以前为了我家侄子的事情,我家老太太还在城外大佛寺许了愿的,虽说老太太前些年去了,只是这愿还是得还,过些日子,就带着孩子一起去还了愿!

    秦夫人笑道:这也是应有之意,说起来,听说大佛寺的菩萨很灵,我也想着什么时候带孩子去拜一拜呢!

    李夫人说道:大佛寺那边有位大师,卦象也灵得很,只是那位大师一日不过三卦,而且听说前些日子还出门云游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真的,这我可没听说,若是真的灵,怎么着我也得去算一卦呢!秦夫人也凑趣道。

    李夫人有些遗憾地说道:这可得看缘分了,我家常年在大佛寺敬香礼佛的,只是这么多次了,也没能轮得上!

    的确是要看缘分呢!秦夫人点头赞同道,看着李夫人的脸上都带上了心照不宣的意味。

    总之,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史湘雯最终如愿在暗地里远远地见到了自己未来夫君一面,至于观感如何,看她回来之后脸上的红晕就知道了。

    《红楼之鸿鹄》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hlzhg.htm
上一章        红楼之鸿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