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三国之北境之王:第404章传檄而定(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三国之北境之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见到左髭在睡大觉,丈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使劲地将对方摇醒之后,怒气冲冲地问:圣姑就在营外,我已经派人来请你,为何不去?

    左髭冷笑一声说道:圣姑是随官军一起来的,他们的来意再明显不过,就是想劝我们归顺朝廷。如今这种大碗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某还没过够呢,怎么能轻易地归顺朝廷,去受各种约束?

    搞清楚了左髭不愿意出去见张宁的理由之后,丈八急得直跺脚,他对左髭说道:圣姑见你迟迟不露面,已经发火。以某之见,若是你再不露面,可能接下来官军就会大举攻寨。你觉得我们现有的兵马,能挡住他们吗?

    丈八的这种说法,让左髭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冀州兵马虽然强大,不过他们的人数没有我们多。虽说昨日我们溃败一场,只收拢了三万多人,但左翼的刘石、平汉之处还有七八万人,另外青牛角、黄龙、左校、郭大贤等人的二十多万兵马,也在前来此处的路上。某不相信三十万兵马,还打不过他的五六万人马?

    我们的总兵力虽然有三十万之多,但善战之士又有多少?丈八特意提醒左髭说:你别忘记了,昨日我们攻打土鼓县城时,总兵力有差不多八万,结果大败一场之后,只剩下了的三万多人。就算我们凑够了三十万兵马,但要是和冀州军交战,估计也没有什么胜算。

    左髭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回想起昨日太史慈率兵冲阵的那一幕。对方仅仅出动了两千骑兵,就让自己八万大军土崩瓦解。若当时不是两千骑兵,而是两万骑兵的话,没准自己早已全军覆灭。这么一想,顿时惊出了一身白毛汗,连忙从榻上爬起,慌张地问:圣姑在什么地方?

    他的心里想得很明白,如今要想保全性命,归顺冀州也许是他唯一的选择。因此一听说圣姑的马车就在营门外时,他连鞋都顾不得穿,就径直跑了出去。他来到张宁的车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口称:参见圣姑!左髭有事耽误,此刻才来拜见,请圣姑不要怪罪。

    行了,起来吧。张宁在于羝梗的帮助下,从马车下来,走到了左髭和丈八的面前,对两人说道:带本圣姑入营。

    张宁要进营寨,于羝梗、张白骑二人肯定是要跟随,太史慈为了及时地了解双方会谈的内容,也跟了进去。至于他所率的五千人马,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只随身带了五百人。

    一行人来到了大帐,张宁目光在帐内一扫,见根本没有什么酒菜,便知晓自己的猜测没错,左髭只是想对自己避而不见,压根不是在准备什么酒宴。等众人都就坐后,张宁开口问道:左髭、丈八,本圣姑想问问你们。这次起兵,你们裹挟了多少百姓啊?

    听到张宁的问题,左髭、丈八两人连忙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回圣姑的话,不曾裹挟百姓?

    哦,不曾裹挟百姓?张宁听到两人的回答后,冷笑着说:可是本圣姑在入营时,见到寨中有不少的妇孺,甚至还有襁褓中的婴孩,难道他们也可以冲锋陷阵吗?

    圣姑,对于张宁的这个问题,左髭连忙朝丈八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由他来回答这个问题。心领神会的丈八连忙回答说:今年粮食歉收,百姓是没有饭吃,为了不饿死,我们才不得不举旗造反。谁知一呼百应,麾下一下就聚集了数万之众。这一点,圣姑可以去打听打听,绝对没有裹挟任何人。

    太史慈听完丈八的自辩后,不禁冷哼了一声,他心里暗说:你们每到一地,都将粮食洗劫一空,当地的百姓为了不被饿死,只能跟着你们一起行动了。但张宁都没有说话,他自然也不好插嘴,只能继续保持着沉默。

    丈八在说完后,听到有人重重地哼了一声,刚想发火,等看清楚时太史慈时,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乖乖地低头看着地面,不敢再言语。

    张宁听后,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语气严厉地说:让左髭出来见本圣姑!

    丈八对张宁的吩咐不敢怠慢,连忙转身吩咐身后的一名黄巾贼:快点回寨中,请左渠帅出来了。

    谁知那名黄巾贼进了营寨之后,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工夫,还不曾看到左髭出现。张宁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不满地问:左髭去什么地方了?知道本圣姑至此,居然敢不出来迎接,他莫非不把先教主和本圣姑放在眼里吗?

    见张宁有发火的征兆,丈八只是干笑了两声,却不敢说话。

    既然他不出来见本圣姑,那营寨我们就不进去了。张宁对丈八说完这话后,扭头对骑在马上的太史慈说:太史将军,我们回去吧。

    太史慈在出发前,就得到过黄忠的嘱咐,此次出来一切都要听从张宁的号令。因此听到张宁这么说,连忙抱拳答应道:遵命!

    看到张宁要离开,丈八顿时慌了神,连忙劝说道:请圣姑在此稍候,待某到营中去找左髭,一定要让他出来拜见圣姑。

    丈八在得到了张宁的许可之后,一路小跑着进了营寨,找到了躺在帐中呼呼大睡的左髭。而先前来报讯的那名黄巾贼,则早已不知去向。

    见到左髭在睡大觉,丈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使劲地将对方摇醒之后,怒气冲冲地问:圣姑就在营外,我已经派人来请你,为何不去?

    左髭冷笑一声说道:圣姑是随官军一起来的,他们的来意再明显不过,就是想劝我们归顺朝廷。如今这种大碗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某还没过够呢,怎么能轻易地归顺朝廷,去受各种约束?

    搞清楚了左髭不愿意出去见张宁的理由之后,丈八急得直跺脚,他对左髭说道:圣姑见你迟迟不露面,已经发火。以某之见,若是你再不露面,可能接下来官军就会大举攻寨。你觉得我们现有的兵马,能挡住他们吗?

    丈八的这种说法,让左髭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冀州兵马虽然强大,不过他们的人数没有我们多。虽说昨日我们溃败一场,只收拢了三万多人,但左翼的刘石、平汉之处还有七八万人,另外青牛角、黄龙、左校、郭大贤等人的二十多万兵马,也在前来此处的路上。某不相信三十万兵马,还打不过他的五六万人马?

    我们的总兵力虽然有三十万之多,但善战之士又有多少?丈八特意提醒左髭说:你别忘记了,昨日我们攻打土鼓县城时,总兵力有差不多八万,结果大败一场之后,只剩下了的三万多人。就算我们凑够了三十万兵马,但要是和冀州军交战,估计也没有什么胜算。

    左髭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回想起昨日太史慈率兵冲阵的那一幕。对方仅仅出动了两千骑兵,就让自己八万大军土崩瓦解。若当时不是两千骑兵,而是两万骑兵的话,没准自己早已全军覆灭。这么一想,顿时惊出了一身白毛汗,连忙从榻上爬起,慌张地问:圣姑在什么地方?

    他的心里想得很明白,如今要想保全性命,归顺冀州也许是他唯一的选择。因此一听说圣姑的马车就在营门外时,他连鞋都顾不得穿,就径直跑了出去。他来到张宁的车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口称:参见圣姑!左髭有事耽误,此刻才来拜见,请圣姑不要怪罪。

    行了,起来吧。张宁在于羝梗的帮助下,从马车下来,走到了左髭和丈八的面前,对两人说道:带本圣姑入营。

    张宁要进营寨,于羝梗、张白骑二人肯定是要跟随,太史慈为了及时地了解双方会谈的内容,也跟了进去。至于他所率的五千人马,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只随身带了五百人。

    一行人来到了大帐,张宁目光在帐内一扫,见根本没有什么酒菜,便知晓自己的猜测没错,左髭只是想对自己避而不见,压根不是在准备什么酒宴。等众人都就坐后,张宁开口问道:左髭、丈八,本圣姑想问问你们。这次起兵,你们裹挟了多少百姓啊?

    听到张宁的问题,左髭、丈八两人连忙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回圣姑的话,不曾裹挟百姓?

    哦,不曾裹挟百姓?张宁听到两人的回答后,冷笑着说:可是本圣姑在入营时,见到寨中有不少的妇孺,甚至还有襁褓中的婴孩,难道他们也可以冲锋陷阵吗?

    《三国之北境之王》2017年完结的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sh.com/shuku/sgzbjzw.htm
上一章        三国之北境之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